产品导航   Products
> www.amn55.com >  新闻资讯
    最近老是想起一些曾经的人和事
时间:2017-06-09 15:57 作者:admin 点击:
    最近老是想起一些曾经的人和事,颇多感慨。以前的我会想,这么快就怀旧,是不是老了;后来懂事一些了,明白回忆的作用其实是使人更坚强。活着就是每天给自己找罪受,庞博娱乐城,熬的过熬,熬不过也得熬,自业自担,自作自受,谁也帮不了谁,只能靠自己咀嚼往事,消化经历。蹉跎错,消磨过,最是光阴化浮沫。岁月太快,我丢掉太多,然则它还是在我身上留下了一些痕迹,淡不了,忘不掉。
    昨天晚上洗澡,无意碰到下巴,有个诡异的凸起让我在意。稍微一回想才明白,那是小学摔的。那时我皮得不行,是班里的孩子王。一天中午我吃完饭,回教室和一女生吵上了,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她趁我回头的时候推了我一把,我往前一倒,下巴直接磕在椅子上,造就我这辈子唯一一次缝线才能愈合的伤。当时我看不见伤口什么情况,只能仰头坐着看那女生哭得梨花带雨,突然觉得,她哭起来也挺好看的。
    后来我爸赶到学校把我抱走,送到医院缝了若干针,第二天我又包着纱布屁颠屁颠地赶去上学。来到教室第一件事就是走到那女生身后,等她回头的时候吓她一大跳。对于受伤的事,我从不怨她,再后来春子告诉我,那个叫雪的女孩,其实喜欢过我。我不由联想,那些眼泪,是出于恐惧,还是出于担心。转瞬多年已过,我不再执着答案,只记得那是第一次有女生为我哭,那些晶莹的液体让我忘记了血肉撕裂的痛苦,流在她雪白的脸上,也涤进我懵懂的心里。
    随即胯下一阵巨痛,我忙低头一看,擦,劣质毛巾扯着?毛了。话说当年我还没长出这么多毛来,也没懂那么多两性知识以前,就被当成流氓来过裆下一脚。拿我一血的是个叫蝶的女娃,性格蛮横泼辣,跟我坐过一年同桌,关系势如水火,斗法斗强,互有胜负。有天我俩斗嘴,她被气哭,小妮子消停以后也没像以前那样马上报复,我便以为她被治服帖了,颇为得意。谁知放学时分她冲出教室,一脚踢在我两腿中间。哀莫大于心死,疼莫过于蛋碎,所以我当时就捂裆倒地不起。她带着银铃般的笑声和满脸得意轻盈地离去,只余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抓着要害部位缓缓起身,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。
    春子是我小学同学,对于我的那些八卦,他了如指掌。我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,他笑得很暧昧,庞博娱乐城,暧昧得我想拿板砖糊他一脸。他说那时候我们都是傻逼,表达感情的方式有限,庞博娱乐城,喜欢你也只能装作讨厌你,蝶给你一脚,其实是在乎你。听完我突然想起与蝶同桌那学期快结束时她曾问过我到底喜欢谁,其时她眼中闪烁,一半是好奇,另一半我没看明白,或许那是一个少女的期许,或许什么都不是。如今我们遥隔半个地球,也早断了联系,若还有相会的一日,我会对她说:那一脚你踢得没错,我确是个流氓,以前是,现在也同样。
    然后我看到了现在的伤痕,拜骑车所赐,肘腰膝,共留下六处,深及皮下,至今难愈。不作祛疤是为了留个纪念,把痛记住。当初我决定骑车的同时也下决心去喜欢一个女孩,从钓鱼城杀人坡飞下去摔伤以后,第一件事就是给她发个短信,看看她有什么反应。后来我去彭水,去成都,去海南,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因她而起。这段单恋贯穿了我的整个骑行生涯,最后以我的淡出宣告结束。女孩骂了我一顿,因为我把那层关系看得太重。朋友评价我太过自私不配去爱,我想哭,却忍不住笑。
    我怀疑过,是不是把自己丢在了路上。曾经简单纯粹的喜欢,不知何时开始变成了粗暴的占有与控制。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,总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便心神不宁,怒不可遏。也许是我的心理不够强大,在情场打滚得不够,以至于二十年了,三初仍在,十足的Loser。这回也是,走了一圈又回到原地,两手空空,是轻松,也是无奈。
    每块伤疤,都代表一段过往,深浅不一,但都已烙进我的生命。我这辈子花了很多时间去领悟,却很少有时间悔悟,不是上天不给我机会,而是我太懵太笨。现在难得可以停下来,看看我的曾经,一笔一划把她们如斯美好的形象勾勒下来,印在心底。从此不问平生,只闻白马过隙,韶光流转,一时千帆过尽,云淡风轻。
    写在尘埃落定后的回忆文,献给我生命中的那些个女人。
相关新闻